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網貸資金存管縮水 銀行逐步退出
2019-10-11 10:42

網貸資金存管業務持續“遇冷”。近日,廈門銀行與京東旭航(廈門)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服務有限公司的存管服務合作終止一事再度引起市場對網貸平臺資金存管的關注。第一財經記者查詢廈門銀行官網發現,截至10月9日,廈門銀行已結束了11家網貸平臺的存管服務,其中,終止合作的平臺數在9月達到了最高,為7家。

廈門銀行在網貸存管業務方面的收縮并不是個案,今年以來,在網貸備案延遲、行業不斷出清的背景下,多家銀行縮減或退出了網貸存管市場,而這也被多位業內人士視為行業趨勢。蘇寧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薛洪言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稱,從趨勢上看,隨著網貸加速轉型,將有更多銀行退出。

網貸存管業務再收縮

日前,第一財經記者從知情人士處了解到,廈門銀行與京東數科旗下的網貸平臺――京東旭航(廈門)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服務有限公司的存管服務合作已終止的消息屬實,且雙方已于9月底完成了所有投資人的承兌。

廈門銀行客服還對記者表示,目前該行與部分平臺仍有資金存管業務合作,但值得注意的是,記者未能從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官網上查詢具體的存管信息,據相關報道,8月中旬時廈門銀行還曾在協會官網上披露網貸存管業務。最新的數據顯示,截至10月9日,披露網貸資金存管業務的銀行有33家,廈門銀行未居其中。

據悉,廈門銀行是首批25家通過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測評的存管銀行之一,于2018年9月5日通過資金存管系統測評聲明,服務網貸平臺曾多達90余家。但今年以來,隨著網貸備案的延期、行業的持續出清,廈門銀行不斷收緊網貸資金存管業務。“這塊業務總體是收緊的,所以銀行收緊或者是退出也不難理解,比較正常。”一位股份行托管部人士對記者如是說道。

記者查詢廈門銀行官網統計,截至10月9日,包括京東旭航在內,廈門銀行已結束了對豪康金服、宇商有財、短融網、華人金融、騰邦創投、律金金融、滾雪球理財等11家網貸平臺的存管服務。其中,單單9月,廈門銀行與7家P2P平臺終止存管服務。“近期的確是與部分合作到期的平臺終止了合作。”上述客服人士說。

公告也顯示,除了微貸網、麻袋財富兩家平臺是由于更換存管服務銀行外,其余平臺均為合作終止。廈門銀行同時提到,為保障用戶正常提現,將在善后處置期內保留必要的還款、提現、賬戶管理相關功能,善后處置期結束后,相應平臺的存管系統將全部下線,原有存管系統的注冊、綁卡、用戶信息變更、充值、提現、出借、還款、債權轉讓等全部業務功能均停止使用。

“對于網貸平臺而言,銀行結束資金存管服務的影響主要在于系統遷移背后的財務、人力以及IT成本,對于業務本身影響有限。”薛洪言告訴記者。他還稱,“對于銀行來說,網貸存管可一次性帶來銀行二類戶的批量開戶,這也是銀行愿意做存管的一個動力,但問題在于,這種效益是一次性兌現的,所以通常后續續期的動力較弱。”

退出存管市場成趨勢

事實上,除了廈門銀行外,上海銀行、北京銀行(601169,股吧)、恒豐銀行、浙商銀行、新安銀行、上饒銀行等多家銀行也在收縮網貸資金存管業務。

比如,安徽新安銀行此前在官網發布的《關于解除與部分P2P平臺網貸資金存管協議的公告》顯示,由于市場環境變化及平臺自身原因,新安銀行本著對用戶負責的態度,經與平臺友好協商達成一致,現終止與聚米科技、戶部金服、乾易貸、帝華創投、鑫融貸、雍和金融6家平臺的網貸資金存管業務合作。

這已是新安銀行今年以來第五次發布此類公告,據了解,五次公告合計解除存管合作的網貸平臺已達30家。公開信息顯示,新安銀行是安徽省首家民營銀行,于2017年11月18日正式成立,注冊資本20億元。

銀行退出網貸存管市場已被業內人士視為市場趨勢,這也可以看作是對網貸前景高度不確定性的一種反應。薛洪言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鼓勵網貸轉型助貸的背景下,一些地方甚至明確表態本地網貸零備案,需百分百轉型。而隨著網貸平臺加速轉型,網貸存管市場也在快速縮水,最后即便有零星備案平臺,對存管銀行也缺乏規模效應的吸引,銀行主動退出屬于理性反應。”

另外也有觀點認為,網貸平臺數量的減少導致部分資金資管業務無利可圖,再加平臺爆雷帶來的信譽損失,部分商業銀行退出存管業務不難理解。前述銀行業托管部人士告訴記者,通常來說,銀行業對網貸平臺的存管費率是按照協議收取的,并沒有統一的模式。根據此前恒豐銀行披露的網貸平臺存管手續費,其價格為不低于80萬元/年;平安銀行(000001,股吧)公布的存管費率則為0.05%~0.1%,同時不得低于130萬元/年。“在網貸平臺規模收縮后,這塊收益難免收窄。”他稱。

而存管銀行的更換或退出,對網貸平臺也是一種考驗。存管銀行的縮減將導致存管成本回升,在對接銀行時,一些背景較弱、盈利能力不夠的中小平臺,或因運營成本等問題,被淘汰出局;背景較好、盈利能力較強以及合規程度較高的平臺,則有較大的優勢。

薛洪言進一步分析,終止網貸存管也可作為一種加速網貸轉型的手段,從趨勢上看,隨著網貸加速轉型,會有更多銀行退出網貸存管市場。

助貸則是不少網貸平臺轉型的一個方向。滬上一家助貸機構總經理對記者說,“一開始部分網貸平臺發展助貸是希望拓展多元化業務,如今在強監管背景下,不得不發力助貸,助貸的核心在于錢不過手,并且所有的資產質量是在金融機構的監控之下。”

目前,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官網公告顯示,已有46家銀行通過了個體網絡借貸資金存管系統的測試,有33家銀行公布了資金存管業務的具體信息。其中,中小行開展業務較為積極,如新網銀行服務了79家網貸平臺;國有大行和股份行則較為謹慎。

責任編輯:x jie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p3试机号码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