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民國文人與紫砂
2019-09-29 16:35

摘要:文人發揮自己詩、書、畫的特長,參與紫砂壺的造型設計與書畫裝飾,一改陳陳相因的壺風,使之集詩、書、畫、印于一體,成為紫玉金砂和書畫翰墨的結晶,收藏把玩之余,其藝術價值和經濟價值也在不斷增加。這種藝術創作佳風,發軔于明清文人階層,時有異峰突起,蔚為大觀。當流風余緒綿延至民國這個特殊的歷史年代下,一方面,…

文人發揮自己詩、書、畫的特長,參與紫砂壺的造型設計與書畫裝飾,一改陳陳相因的壺風,使之集詩、書、畫、印于一體,成為紫玉金砂和書畫翰墨的結晶,收藏把玩之余,其藝術價值和經濟價值也在不斷增加。這種藝術創作佳風,發軔于明清文人階層,時有異峰突起,蔚為大觀。

當流風余緒綿延至民國這個特殊的歷史年代下,一方面,抗戰以前的宜興紫砂業發展蓬勃,企業商號眾多,名家匠師輩出;另一方面,藝人積極與文人雅士、學者名流交往,一度成為民國紫砂界的風尚。紫砂壺通過文人賢雋或直接參與,或把玩傳唱,折射出社會的五光十色與文人的精神高度。

JplgEIlpzsq7cn0awlObRKSni0hXE1hOF9P3YxdY.jpg

(明) 唐寅 煮茶圖(局部)

紙本設色 1521年〔瑞〕斯德哥爾摩博物館藏

由陳茆生、范偉群、楊世明、陳家穩合作編纂的《民國紫砂史話》記載,清末民初,一代紫砂書畫雕刻家沈才田、韓泰、盧蘭芳、邵云如等相繼出現,并與國民黨前輩于右任,著名書畫家吳昌碩、程十發、唐云等合作,珠聯璧合,制成了“四方古菱壺”“漢君壺”等。惜乎今天的史冊典籍對這些合作細節均著墨不多,但我們仍舊可以在歷史的雪泥鴻爪中,去發現一些有稽可考、值得玩味的篇章。

吳德盛陶器行,民國時期著名的紫砂商號,店主吳漢文擅長篆刻,是一位文化品味高雅的陶藝家,常邀書畫名家及民國政要到公司留下墨寶,曾與國民黨元老于右任交往,右任先生不但是我國近現代著名政治家、教育家,更是書法家,書壇尊其為“曠代草圣”,是繼王羲之以來書法史上的第二座高峰。

據當代紫砂大師徐漢棠、徐秀棠的父親徐祖純在世時回憶:于右任老先生曾到過吳德盛幾次,每次都會在壺或盆坯上留下手跡,其中一把“漢君壺”,乃紫砂好手邵陸大所制,于右任在上面寫了字,落了款,后由吳漢文請陳少亭刻了燒成。

陳少亭何許人也?此公乃清末民初陶刻名家,陶刻書卷氣十足,刀法秀麗,清新高雅。1916年后,先后在吳德盛公司及鐵畫軒公司擔任技師,為店主吳漢文所器重,名家手書多由其篆刻。除了于右任題銘的漢君壺外,他與蔡元培先生合作的紫砂花盆亦廣有聲譽。這只紫砂花盆系樹樁形,刻畫生動,造型逼真,花盆上有兩處刻字。一刻是蔡元培的題詩,全文是:“不使寶山空手回,瀕行精選贈盆栽。花神未必增惆悵,乞得君家衣缽來。岳淵主任屬蔡元培。”另一刻題記:“黃氏植場。芳榮作品,少亭刻。”除“黃氏植場”四字隸書較大外,其余四十三個小字作行書。

陳少亭師弟任淦庭,善書畫,精壺器,刀筆俱佳,其陶刻藝術在我國工藝美術界影響極大,是當之無愧的陶刻大家。任淦庭曾在1930年與藝人儲銘合制大牛蓋洋桶壺,一面勾繪高士泛舟山水圖,另一面則刻李白詠茶名篇《答族侄僧中孚贈玉泉仙人掌茶并序》,末了落款為于右任先生作。

20世紀30年代后期,社會環境急劇變化,國內政局動蕩,戰火紛飛,宜興窯業基本停滯。40年代,毀滅性的打擊愈演愈烈,紫砂陶一蹶不振,直至1948年,我們從顧景舟與吳湖帆的結誼論藝中,得以重新領略文人在“神活氣靜”的紫砂壺上所寄寓的清高品格。

1948年,著名陶器商號“鐵畫軒”第二代傳人戴相明介紹顧景舟認識吳湖帆、江寒汀、來楚生、唐云、王仁輔等著名畫家篆刻家。彼時顧景舟34歲,正值盛年,在滬上仿古的經歷,不僅提升了壺藝臺階,更將所領受的海派文化融入壺藝創作中,技藝大為精進而聲譽日隆。是年夏秋之季,顧景舟精心制作了五把大石瓢壺坯(一說六把,一把出窯時燒壞)。由輕舟運滬,戴相明攜壺坯至吳湖帆家,由吳湖帆飽蘸濃墨執筆揮毫,在五把壺上各題詩兩句,四把壺上各繪竹一枝。第五把由江寒汀畫孤雀梅枝圖,落款為“湖帆道兄正畫。寒汀”。畫畢,當即隨貨船返宜,顧景舟自己鐫刻一把,其余由陶刻名手談堯坤精刻(一說五把皆為顧所刻)。燒成后,除顧景舟自留一把外,其余則贈予吳湖帆、江寒汀、唐云、戴相明。石瓢原是傳統器型,顧景舟加以推陳出新,造型一絕,書畫一絕,篆刻一絕,乃是真正的珠聯璧合,成就了一段紫苑佳話,藝壇雅事。

近六十年滄桑變幻,這五把精妙無比的石瓢壺輾轉易手,分散于大陸和臺灣之間,除顧景舟自留的一件始終沒有曝光外,其余皆花落各處。北京保利2013年春拍,寒汀石瓢拍出1495萬元的高價,北京匡時2015年秋拍,相明石瓢壺的成交價甚至高達2702.5萬元,名士與名工的合作攪動起拍場風云陣陣,此是后話了。

WS1nKa2hmhZlTkitfrgiaUtUsyOSR8MJJ0FuPkaT.jpg

(元) 佚名 蓮社圖 (局部) 絹本設色

縱35厘米 橫849厘米 〔美〕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

現珍藏于中國歷史博物館的紫砂國寶級文物—供春樹癭壺,是由宜興愛國人士、實業家、收藏家儲南強先生捐獻給國家的,儲公得到“供春壺”的過程,頗富傳奇色彩,并且在后世的研究史料中,衍生出了許多自相矛盾的版本,總括起來,得壺過程產生了三大謎團:時間、地點以及壺之真偽,因無關本文要旨,故在此不做贅述。但無論如何,故事里悉數登場的潘稚亮、儲南強、黃玉麟、黃賓虹、裴石民等人對國寶的拳拳之心卻是不容抹殺的。

潘稚亮(1881—1943),名詒曾,字稚亮,江蘇宜興蜀山鎮人,著名的金石書法家。潘稚亮熱愛家鄉紫砂藝術,與諸多紫砂藝人有交往還自制陶印。他與儲南強先生的交誼尤深,藝術見解一致。1928年(大多數史料所記載的儲公得壺年份),儲南強偶得供春壺,曾請潘稚亮刻了一方“春歸”之印以賀幸事,后經著名美術家黃賓虹認定此壺之造型為銀杏樹癭,而黃玉麟款壺蓋為瓜蒂蓋,與壺身不符,于是潘稚亮推薦請當時的名藝人裴石民重新配了個靈芝蓋。

配蓋之后,潘稚亮還在蓋子的“子口”刻下了這樣一段銘文:“作壺者供春,誤為瓜者黃玉麟,五百年后黃賓虹識為癭,英人以兩萬黃金易之而未能。重為蓋者石民,題記者稚君。”

另有儲南強先生所收藏的傳器“項圣思桃杯”,托上刻有題記12行:“圣思,相傳為修道人,姓項,能制桃杯,大于常器。花葉干實無一不妙,見者不能釋手。廿年前,簡翁得此于燕市,歸而寶之。杯底小損微跛。名手裴石民,時方以第二陳鳴遠名于世,善為前人修舊,昨年用賓虹老人之意,為供春壺重配蓋,今歲復以鄙請,為此杯加一外托,中虛而涵納之,趾乃定。遂為之記略,兼揚其絕藝,以光于陶史為二美。”聯系黃賓虹指點、裴石民為供春配蓋之始末,大約可以推測托上撰文并刻字者為潘稚亮先生。

XbAbugy9w7YnXh24gQIbqblUaNoDiliXjRDr4UsQ.jpg

(清)人物花鳥紋紫砂暖酒壺

南京博物院藏

上文我們談到民國文人對紫砂藝術的介入,或是對造型的探索設計,或是對裝飾的親身創作,將個性化的藝術思想融入具體的器具之中。不止精神的貴族化,其生活的享樂化也達到了優雅的極致。

1913年,李叔同寫信給南社友人陸丹林,引用袁宏道《西湖游記》中的詞句來描述自己的感受,其中特別提到了曼生壺:

昨午雨霽,與同學數人泛舟湖上。山色如娥,花光如頰,溫風如酒,波紋如綾。才一舉首,不覺目酣神醉。山容水態,何異當年袁石公游湖風味?惜從者棲遲嶺海,未能共挹西湖清芬為悵耳。薄暮歸寓,乘興奏刀,連治七印,古樸渾厚,自審尚有是處。從者屬作兩鈕,寄情政法。或可在紅樹室中與端州舊硯,曼生泥壺,結為清供良伴乎?著述之余,盼復數行,藉慰遐思!春寒,惟為道自愛,不宣。

這里,曼生泥壺與七枚印章、端州舊硯并列,構成了生活中有情趣的細節,浸透出李叔同的文人審美與胸臆之氣。

除此之外,紫砂壺還散見于文人學者所編輯的手工藝以及古董著作中。如清末民初著名學者、古玩收藏家趙汝珍編撰的《古玩指南》,涉及“宜興壺”的有千余字內容,分三節述其源、論其流,且賞其美、辨其偽。值得一提的是,文章稱“其色紅紫無釉,各種器具雖俱有,但均不如瓷。只以適于沏茶,能保留茶味,故只以壺稱”,這種看法,未免失之狹隘了。

ybCRBVrTKvRyy6qPrUxp3gujss01Rpnx3LtOkj2D.jpg

顧景舟 僧帽壺 宜興紫砂博物館藏

文以載道,本文僅是在一個細小的分支上,對民國文人與紫砂壺的聯系做了一次簡單的考察,通過歷史長河里這些閃光的文藝亮點,去體會民國這一時代激流下文人所特有的個性、精神與風致。我們在研究紫砂與文人交相輝映的文化奇觀的同時,也是在回顧這個時代,以及這個時代的“士”氣,紫砂是唯一的,民國是唯一的,中國式的精神世界以及文化消遣也是唯一的。

作者姚珊為自由撰稿人

責任編輯:張茜楠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p3试机号码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