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畫裸體,這不是一個問題
2019-09-29 16:32

摘要:近日,有網友上傳了一組大學美術課堂教學照片,配文稱“川美院長親自寫生示范確實厲害”,但是“該不該畫裸體”卻引發網友熱議。還有網友稱,自己學校的藝術系,就因為部分家長學生反對、別的教師從中作梗,而取消了人體寫生課。照片中的當事人,四川美術學院院長龐茂琨對媒體表示,正常授課的行為在網上卻引發如此熱議,他…

近日,有網友上傳了一組大學美術課堂教學照片,配文稱“川美院長親自寫生示范確實厲害”,但是“該不該畫裸體”卻引發網友熱議。還有網友稱,自己學校的藝術系,就因為部分家長學生反對、別的教師從中作梗,而取消了人體寫生課。

4dobM1amAd2bhL5NCIzRl8exBYfYLXYyFPE14LKa.jpg

照片中的當事人,四川美術學院院長龐茂琨對媒體表示,正常授課的行為在網上卻引發如此熱議,他感到很詫異,“這個事(指示范人體寫生)沒必要大驚小怪,使用人體模特也是國家允許的、科學的、合法的,也是全球范圍內美術院校普遍的方式”。

龐茂琨說:“我認為(網友)根本沒必要大驚小怪,這樣的討論很無聊。美院都在畫人體,畫人體是為了讓學生研究人體的構造,專業人士對(網友抨擊)這種心態才感到不可思議,(抨擊此事)這些人才是美盲,我們在美學(普及)上任重道遠。”

對于有網友稱,自己學校的藝術系因為部分家長學生反對、別的教師從中作梗,而取消了人體寫生課一事,龐茂琨說,“自己沒有聽說有專業的美術院校因此取消這門課程的事情。”

人體寫生課在中國已歷百年,最早出現在杭州的美術課上,授課老師是李叔同        

事實上,裸體模特寫生在我國已有上百年的歷史。1914年,李叔同(即弘一法師)在其任教的浙江省立第一師范學校(現杭州高級中學)的美術教學中使用人體模特,開中國美術教學人體寫生課之先河。        

杭州師范大學弘一大師·豐子愷研究中心主任陳星對記者表示:“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李叔同使用人體模特進行美術教學并不像某些文學傳記中、或影視作品中所說的那樣,遭到了保守勢力的反對,實際上進行得十分順利。這或許得益于李叔同注重理論宣傳。最好的例證是1913年《白陽》上就發表了學生吳夢非的《人體畫法》一文。這是一篇改譯的文章,原作者是英國人,文章充分說明了人體模特在美術教學中的作用。”       

在專業美術生和藝術家們看來,人體寫生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也是根本沒必要去大加討論的話題。但在普通大眾或外行人看來,人體寫生似乎有傷風化,甚至是大逆不道,對此持有極大的偏見和抵觸情緒。從該事件能夠明顯看到專業與非專業的區別,也能夠明顯反映出不同思想觀念、審美能力的人對這一藝術行為所持有的不同立場和態度。

mhZpOVrxCg6ZkS5jWCjrbieh9ay9KbFwvj8oh34I.jpg

1913年李叔同在浙江兩級師范學校教授人體寫生時的情形。

老師:真人模特能更好理解肌肉運動規律學生:上課時的氣氛嚴肅且嚴謹        

眾所周知,通過人體寫生可以鍛煉我們對人體結構的準確把握和造型能力,以及對事物整體的觀察、思考與想象等能力,通過人體寫生可以更好地展示人體的自然和魅力,更好地表現藝術創作的精彩和精微。由此不僅能夠提高繪畫功力,還能夠表達我們由人體之美而生發出的對自然、對生命等的追求和熱愛。這也是人體寫生早已成為專業美術生必修課的重要原因。       

天津美術學院基礎部教師楊健男和同事王海濤共同承擔人體解剖課的教學。楊老師說:“我們借助人體寫生訓練將骨骼與肌肉形態、運動規律等知識點進行教學。我覺得這個畫畫的方式,對于學生的興趣建立及課程的完成度還是挺有幫助的、如果要一條一條肌肉宣講,肯定枯燥,學生可能走神。但是如果有真人模特,對模特的寫生,以及應用我們的塑化肌肉標本這兩方面比對寫生。通過寫生了解淺層肌肉體表形態和肌肉運動規律,他們對自己的作業會深入挖掘,會形成一種主觀能動學習。這些訓練對于他們未來的寫生和創作,是有直接幫助的。”        

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版畫系張某對網上關于此事的熱議很無聊,“作為一名美術專業的學生,上人體課很有必要,畫人體可以從不同角度了解人體結構,從而在畫面構圖上合理規劃表現,這是圖片代替不了的”。       

張某回憶,人體寫生一般是大一大二的學生上得比較多,上課時大家的氣氛是嚴肅且嚴謹的,沒有人嬉笑或害羞,都是大家畫自己的,老師過來看和修改。他在四川美術學院就讀時,聘請的人體模特,大多是附近的農民工,男女都有,對模特的挑選沒有硬性要求,“站姿一般都是全裸,坐姿和躺姿偶爾有襯布,但也不一定要遮蓋,主要是為了豐富畫面,學生嘗試學習區別其他物料和人體肌膚的表現差異”。

gMSfm72oMl495NchZSwSQsYpMIG7cS945TRhRhWs.jpg

1936年徐悲鴻、吳作人、艾中信等攝于中央大學藝術系人體寫生教室。

我們的社會美育是不是出了問題?        

實事求是講,對于畫人體,美術生眼里基本只有結構和線條,就像醫生在面對人體時眼里只有器官一樣,既是嚴謹嚴肅的,也感覺習以為常,絕非一些人所認為的那樣污濁不堪,更不能想當然地認為畫人體就是在畫色情,裸體藝術就等同于色情藝術。這樣粗暴惡俗的理解顯然是外行,也是對藝術本身的誤解和褻瀆。        

藝術評論家王進玉表示:“其實關于人體寫生,中國人早在百年前就已經引發過激烈而長期的討論,但時至今日,所謂的封建思想卻依然頑固存在,依然在左右著一些人的認識,拉低著他們對藝術及藝術創作所本不該出現的審美認識,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哀。這其實已經不單純關乎是否要取消人體寫生課那么簡單幼稚的問題,也不是中西方文化的差異性原因,歸根結底還是一些人自身的思想出了問題,美育出了問題,人性出了問題。須知,人體寫生也好,裸體藝術也罷,它們不過是藝術創作方式的一種體現,在真正的藝術家眼里,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純凈,并非骯臟、污穢。”        

這一點東西方表現得均是如此,無論是古希臘以及文藝復興時期的眾多裸體雕塑、繪畫,還是我國近現代以來諸多人體藝術佳作,無一不體現著人體之美、人性之美,無一不傳達著藝術家對美的積極且豐富的理解,也無一不抒發著他們的理想與浪漫情懷,并最終成為經典,給后人以健康、美好而永恒的感動。        

因此務必要清楚,真正的藝術一定是與色情無關。王進玉說:“不管對人體寫生還是裸體繪畫創作,關鍵還取決于我們究竟該抱有怎樣的心態,具備怎樣的審美趣味、觀看視角和人文情懷,倘若以高尚的趣味、欣賞的視角、博愛的情懷去走進、去解讀,我想看到的一定不僅僅是軀體之美,更有自然之美、藝術之美、人性之美,也一定與那些不堪的負面所絕緣。”

延伸閱讀——人體模特不簡單

介子平       

東西繪畫教學體系有質的不同。清末,西風強勁,風中裹挾,尚有西畫一科。西式既行,獨缺人體模特一項,猶聲光化電悉數引進,卻諱言政治體制一門。        

但也有開風氣之先的叛逆者。1914年3月,劉海粟任校長的上海美專西洋畫科三年級,開設人體模特實習課,模特為某十五歲男孩。1920年7月20日,雇女模特陳曉君。在“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的時代,人體模特之事,實不簡單。時人謂“上海出了三大文妖,一是提倡性知識的張競生,二是唱毛毛雨的黎錦暉,三是提倡一絲不掛的劉海粟”,可以理解,但行政當局的強力干預,便有些過分了。        

1926年5月,上海市保衛團主任姜懷素就上海美專使用裸模一事,向新任上海督辦孫傳芳呈文,上海縣長危道豐在報上刊登禁止人體寫生的命令。危道豐還著文道:“先生愿以金錢勢力,役使迫于生計之婦女白晝獻形,寸絲不掛,任君摹寫,是欲令世界上女子入于無羞恥之地位之人也,而禽獸之不若矣!”        

6月3日,孫傳芳致信劉海粟:“生人模型,東西洋固有此式,唯中國則素重禮教,四千年前,軒轅垂衣裳而治,即以裸裎袒裼為鄙野;道家天地為廬,尚見笑于儒者。禮教賴此僅存,正不得議前賢為拘泥。凡事當以適國情為本,不必循人舍己,依樣葫蘆。東西各國達者,亦必不以保存衣冠禮教為非是。模特兒止為西洋畫之一端,是西洋畫之范圍,必不以缺此一端而有所不足。美亦多術矣,去此模特兒,人必不議貴校美術之不完善。亦何必求全召毀。俾淫畫、淫劇易于附會,累牘窮辯,不憚繁勞,而不見諒于全國,業已有令禁止。為維持禮教,防微杜漸計,實有不得不然者,高明寧不見及?望即撤去,于貴校名譽,有增無減。”上海《新聞報》全文刊登了此信。

“去此模特兒,人必不議貴校美術之不完善”之理,看似合理,且有循循善誘之開導、敦敦教誨之傳授,實則方枘圓鑿,文不對題,與西畫規律悖也。內行的劉海粟,說服不了外行的孫傳芳,這倒不是劉的語焉不詳,不斷不清,對于繪畫而言,理性給予者只為相對,直覺獲得者才是絕對,道可道,非常道,可道者,非道也。        劉海粟隨即復信孫傳芳:“關于廢止此項畫理練習之人體模特兒,愿吾公垂念學術興廢之巨大,邀集當世學術界宏達之士,從詳審議,體察利害。如其認為非然者,則粟誠恐無狀,累牘窮辯,干瀆尊嚴,不待明令下頒,當先自請處分,刀鋸鼎鑊,所不敢辭!”此信于6月10日在《申報》公開。

HObtvaO1wSdULa9JhVu1YobcoIIo0uNycZn9kJE7.jpg

《裸女》劉海粟1931年80cm×50cm布面油畫        

隨后劉海粟遭通緝,亡命日本。風波平息,人體模特漸在美術學校立足。1933年,劉海粟自歐洲歸國,探監陳獨秀。劉海粟道:“你偉大!”陳獨秀答:“你偉大!敢畫模特兒,和封建勢力斗。”對于人體模特的態度,有截然兩派,一派因循守舊,堅持傳統;一派離經叛道,心懷異志,但出發點皆非藝術,而是道德。當年歐洲中世紀教皇神學與文藝復興大師米開郎基羅,也曾因此展開過爭論。        

抗戰爆發后,國立杭州藝專流亡貴州呈貢縣,雖曰篳路藍縷,萬事艱難,但作為造型藝術的必修課,高年級的人體模特寫生仍堅持了下來。        

離開了杭州的標準教室,借住于鄉村寺廟,如此肅穆之地,赤身裸體何以堪?西南邊陲,人民淳樸,雖有高額報酬,且降低了對模特形態的要求,也無人肯來應聘。然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最后終于雇得了幾個模特。據當時作為藝專學生的吳冠中在《安江村》一文中回憶:“繪畫系最大的難題是尋找裸體模特兒。在杭州時,招裸體模特兒只須登個小廣告,應聘者甚眾,須脫光衣服當場選擇體形,類似考試,因待遇高,尤其女性,每月大洋60元(30年代)。離開杭州后,遷至湖南沅陵及昆明上課,為模特兒問題就費過很大周折,不能挑三揀四了,只要有人肯干就不容易。今搬至安江村,情況更困難,女的暫時先穿短褲,將褲腳盡量卷高些,以后由女同學一步步做說服工作。男的較大方。有一個男模特全裸上了幾天課,突然將陰毛全剃光,他認為那黑毛太丑。安江村的佛寺被強迫作了巴黎的蒙馬特,而其時昆明還在日機轟炸的威脅下度日。特殊的時代,特殊的環境,特殊的心態。”       

1978年吳冠中借道來到安江村,探訪了當年的鄉鄰:“在佛廟里畫裸體,這更是給老鄉們留下了難忘的記憶,他們記得畫裸體時如何用炭盆取暖,畫一陣還讓休息一陣,并舉了好幾個模特兒的姓名,其中一位李嫂,今日還健在,可惜未能見到這位老太太,我估計我也畫過她,多想同她談談呵!”        

劉海粟冒著生命危險欲推倒的既存偏見,依然枯木矗立,關于人體模特的爭議遠未平息。康生曾在一份《關于使用模特兒問題》的報告上批示:“這個問題現在必須解決它。用女模特兒是不是洋教條?可不可以廢除?難道吳道子的人物畫是靠這個辦法練出來的嗎?我意應堅決禁止,我決不相信要成為畫家一定要畫模特兒。”批示中有一句話頗具時代特色:“這種辦法實際上是資產階級美術界玩弄女性的借口。”        

中央美院教師聞立鵬、王式廓、李化吉等人因不同意廢除人體模特寫生,遂于1965年5月12日致函毛澤東:“無產階級在建立和完備自己的藝術教育體系中,可以批判繼承舊傳統中的某些合理因素,模特兒寫生作為解決藝術基本功的初步訓練方法,是可以批判繼承的。”“真人(模特兒)寫生是美術基本功訓練的重要方法,因此,反對為技術而技術并不否定畫真人習作。為了深入研究人體的運動、結構、比例、造型,至少在油畫專業和雕塑專業應有一定比例的人體習作。”“從廢除模特兒制以后,在教學活動中已經遇到了不少困難,應屆畢業生的創作質量有可能因此受到影響。建議在‘四清’第四階段中,發動群眾進行民主討論,經過反復試驗,使新的藝術教育體系穩定地建立起來,完備起來。”        

7月18日,毛澤東在來函第一頁批示:“此事應當改變。男女老少裸體model,是繪畫和雕塑必須的基本功,不要不行。封建思想,加以禁止,是不妥的。即使有些壞事出現,也不要緊。為了藝術學科,不惜小有犧牲。請酌定。”又在末頁補充道:“中國畫家,就我見過的,只有一個徐悲鴻留下了人體素描,徐悲鴻學過西洋畫法。此外還有一個劉海粟。       

1967年8月4日,毛澤東又批示道:“畫畫是科學,就畫人體這問題說,應走徐悲鴻的素描道路,而不應走齊白石的道路。”        

此爭焦點,已不拘于道德層面,已然升至政治高度,且是最高領導人的高度。畢加索說:“藝術并不是真理,藝術是謊言,然而這種謊言能教育我們去認識真理。”此話意味深長。

責任編輯:張茜楠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p3试机号码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