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名家】黃賓虹的畫妙在哪?
2019-09-20 09:53

摘要:賓虹老人身前說自己五十年后才能被人認識。五十年并非確數,泛指常人難以理解自己,需要等待久遠。本世紀初,一個特大的“畫之大者——黃賓虹熱”果真如期而至,“人人學賓虹”的山水畫現象,幾乎覆蓋大江南北的中國畫壇。巍巍乎畫之大者,高山仰止!誠如潘天壽先生贊賓虹老人語:“五百年,其間必有名世者,吾于先生之畫學…

賓虹老人身前說自己五十年后才能被人認識。五十年并非確數,泛指常人難以理解自己,需要等待久遠。本世紀初,一個特大的“畫之大者——黃賓虹熱”果真如期而至,“人人學賓虹”的山水畫現象,幾乎覆蓋大江南北的中國畫壇。

巍巍乎畫之大者,高山仰止!誠如潘天壽先生贊賓虹老人語:“五百年,其間必有名世者,吾于先生之畫學有焉。”五百年不世出,一出世卻遲至七十歲形成個人風格,九十二歲離世,身后五十年才名世,歷舉數千年畫史亦絕無僅有。

賓虹大師云:“造化,天地自然也,有形影常人可見,取之較易;造化天地,有神有韻,此種內美,常人不可見。畫者能奪得其神韻,才是真畫。”又云:“藝術流傳,在精神不在形貌,貌可學而至,精神由領悟而生。”畫奪神韻,此種內美,常人不可見,那么作者本人得與常人有別,此乃一要素。所以又強調:“純全內美,是作者品節、學問、胸襟、境遇,包含甚廣。”我們不妨也由此入門進行探究。

90b2rFnmGzrA1QiSdSojegg4wrER0qo2hwIWfv7B.jpg

黃賓虹 西泠遠望軸 1953年 浙江省博物館藏

第一,參悟“內美”,源于做人。

黃賓虹年輕時激情噴發,“戊戌變法”前曾馳書康有為、梁啟超,聲援維新變法;并參與徽州革命黨人的活動,與譚嗣同交談革命,與安徽同人創建反清救亡的“黃社”等組織;習武辦新學。此后,投身新興報業,編輯國學叢書,滿懷愛國情懷,弘揚愛國精神。故此,他絕非關在畫室里的區區一介書生,而是有血有肉的愛國男兒,是經過民主革命洗禮的新文化人。這與黃賓虹藝術具有極強的時代性不無內在聯系。他從事金石書畫創作以及古物收藏也旨在對民族精神文化的保存和弘揚,充滿家國情懷。

1948年《民報》記者在杭州藝專的棲霞嶺宿舍作采訪,85歲的賓虹老人有過一段感人的講話,其中說到“世人只知藝術是一種陶冶性情的東西,其實不然。藝術不但可以陶冶恍性,也可以重整社會道德,挽救民族危亡,這在歷史上已不乏先例。我們應該知道,歷史上凡世亂道衰之際,正是藝術努力救治的機會。世界民族的生命最長者,莫過于我中華,其所以能屹立于世,垂數千年而不致衰退滅亡者,其所表現的事實,就是藝術。”(10月9日《民報》)賓虹老人無論著述,無論作畫,立足點均源于此。

以至于1950年杭州藝專雖聘其為教授而列入“暫不任課之教員”,1951年師生作品展又把“賓老的山水畫掛在暗角里,潘天壽的畫掛在走廊里,被風吹得飄曳不定……,賓老神情黯然,說:現在他們不需要我們這套了,還不如回鄉種地。”這與“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種紅薯”是一樣的愛國愛民箴言。賓老一生“國學求治”“藝術救國”,聲言崇敬民族藝術傳統,有志于發展民族藝術。他倡導“民學”,認為“君學重在外表,在于迎合人。民學重在精神,在于發揮自己。”民學發揚的是一種“內美”。“江山本如畫,內美靜中參;人巧奪天工,剪裁青出藍。”黃賓虹的這首詩說得何其明白。在彌留之際,他期待50年后有人能看懂他的畫。如今半個世紀已逝,黃賓虹的繪畫愈發受到廣泛關注,并正在釋放出巨大的能量,影響著當今的中國畫走向和精神層面的中國社會。黃賓虹一生告訴我們,參悟內美,源于做人,既需先天稟賦,又要后天修為。

OayZib15Bvt0NZIlENCLH83ixbcu9bPuXQIyxTEd.jpg

黃賓虹 雨景寫意軸 1952年(浙江省博物館藏)

第二,酷愛傳統藝術,醉心神韻內美。

黃賓虹對傳統藝術入骨的酷愛,立志作出貢獻。生前喜愛宋代哲思邵雍的名句:“何物羨人,二月杏花八月桂,有誰催我,三更燈火五更雞。”亦是黃老臨終最后的留言。二月杏花八月桂,象征古代科舉二月鄉考、八月會考,兩次科舉向往金榜題名;“三更燈火”和“五更雞叫”謂不倦努力,“有誰催我”謂自覺自愿。此詩句印證了黃老分秒必爭、孜孜不倦、刻苦鉆研、至死不渝的一生。賓虹老人一生熱愛自然造化,醉心古物神韻,進進出出收藏歷代書畫、古璽、古物、各類文物愈萬,并一一加以考訂辨偽整理。有史料記載,“1929年4月10日(當時)教育部第一屆全國美展古畫參考品目錄,神州國光社黃賓虹君提供了94件藏品,為藏家之冠,遠超位列第二的大風堂(張善孖、張大千)的42件。”無疑這僅僅是賓虹收藏之一角。先生自己一生寫生創作書畫近萬幅,文字著作評述200余萬言,完全是一個沉浸于古代文化傳統的大儒。黃賓虹辭世后家屬遵照老人遺囑捐獻給浙江省博物館的黃老作品4000余件,加上各種收藏,總共達萬余件。黃老終身對于民族文化之寶摩挲愛撫,精研之至,透過物質形態癡迷神韻內美而達到了物我兩忘的地步。

OUYQI9swl7lK2FTR39hq6Hn1y5fU76pAJkm28BCy.jpg

黃賓虹 黃山寫景圖軸 1952年 浙江省博物館藏

第三,探索造化內美,恒久執著,最終步入自然王國。

黃老對中國畫理念、技法不倦探索,善于總結;凡古今中外,廣博吸收,最終創造我法,衰年登臨中國畫高峰。九十載的恒久之心成全了他一生的期望。然而“恒久之心”是否就必定能“羽化成蝶”呢?未必!為此有必要再深入一些研究黃賓虹路子是如何走過來的。

起步得法,牢記一個“寫”字。黃賓虹六七歲時學習中國畫,向蕭山倪翁叩以畫法,不答,堅請,乃曰:“當如作字法,筆筆宜分明,方不致為畫匠也。”這是賓虹老人《八十自述》所述,畫畫作字法,即一個“寫”字。正是從這個“寫”字出發,強調“用筆”(線條質量)——又延伸至“論用筆法,必兼用墨。墨法之妙,全從筆出”,又總結出“五筆七墨法”,漸漸成為中國畫畫法集大成者。可謂一個“寫”字,至死不忘,并帶出了對中國畫技法的全面研究。

用筆五法“平、重、圓、留、變”,其中法度森嚴。筆斷意連,筆筆有感情,氣韻節奏豐富多變,自然、疏簡、蒼勁。“七墨法”,則尤善用宿墨、積墨,摻合新墨和用水,產生多種墨色效果,依然與筆法不離不舍。雖然這些技法基于古人的書畫作品、畫論、語錄和題跋銘文,在總結過程中黃賓虹又以自己的實踐加以豐富、闡述和生發,在畫法、技法上做到精益求精,取法乎上,從而使自己作品體現“內美”神韻成為可能。

黃賓虹對創造自己的筆墨語言、筆墨結構,構筑獨有的章法圖式,用力特勤。具有符號學意義的構成是繪畫現代性的一個特點,常常有人在畫面上做出不同的肌理效果,黃賓虹的筆墨如果也以筆墨肌理視之,那么他的筆墨肌理不是做出來的,而是寫出來的,頗有節奏韻律,符合中國畫的規律又面貌一新,令現代人陶醉不已,反復品味。

他獨創的“筆墨結構”——蒼勁、疊加、靈透的筆墨團塊,這是一種透氣的筆墨結構,既厚重又空靈,千筆萬筆重疊,畫面層層疊加,依然清晰可辨,具有形式感、雕塑感、韻律感。簡單的遠山與大面積的濃墨密筆的近山,墨色濃淡、線條疏密的大對比,整體而強烈。耐人尋味的是他的每一根線條都是如此鮮活,充滿感情,洋溢著生命意識;構成大面積團塊以后也仍然是一個活的生命體。

觀賓虹山水畫面章法井然,講究疏密、留白、透氣。正如研究者所述,無論黝黑的叢樹山巒,數十次疊加,不膩不滯,畫面依然光亮靈透。加上焦墨“亮墨”,效果透亮特有精神。而留白的形狀不雷同,多種多樣,增加了想象空間,出意象效果。學術界稱其為“整體具象,局部抽象”,頗有現代性,與傳統繪畫通常所說的“遠看其勢,近看其質”有聯系又有很大的超越。

如此千變萬化的畫面緣何而來?從造化中來,從心靈中來,對于黃賓虹而言更是從個人的感受中來。他對造化靈性總體感受體悟能力極強,又對某一瞬間、某一局部的小變化觀察入微。“外師造化,中得心源”,千變萬化又高度統一,臻于至善至美。

黃賓虹一生遍游名山,江浙、徽州是他老家自不需多說,待過了六十甲子,仍遠游桂、粵、巴蜀,特別是接受了巴山蜀水郁勃、蒼茫、厚重、博大的直接熏染。這段遨游壯美真山水的經歷,將其積累多年的宋元山水畫精髓臨習,古文字金石研究,以及古代畫論畫理的探求,全部打通了,融匯一體,羽化成蝶。用現代的流行語說,全想明白了,一鍵激活。他的作品表現出了自己獨特的感受,既有范寬、米芾的渾厚華滋,也有董源、黃公望、倪瓚的平淡天真;濃郁飽滿、空靈剔透,遠觀景物粲然,近視縱橫交錯,觀者久視不倦,耐人尋味。他研習的種種技法,古人的、自己獨創的,統統派上了用場,包括用水,甚至連宣紙背面用墨、著色的方法。

賓虹藝術無論如何千變萬化,卻始終保持單純,達到藝術語言的高度統一。譬如:平面表現,不求三維,體現傳統特色;追求畫面效果,更重畫的“內美”,包容學養、情懷、格調,進入一個高境界。正如潘天壽先生所言:“藝術之高下,終在境界。境界層上,一步一重天,雖咫尺之隔,往往辛苦一世,未必夢見。”徐渭、八大、吳昌碩、齊白石、黃賓虹、潘天壽等等大家,都是在一個很高的境界隔空對話。

黃賓虹的成功在于,他學古、臨古和寫生采風均傳其神而不習其貌,當以不似之似為真似,參悟內美,重精神氣概、格調意境;重畫面筆墨質量、章法規律而不拘泥于某家皴法筆法;大膽將自我對金石斑駁之感受、古文字之樸美、以及自己國學的所有修養融入畫面。他的筆墨特有深度,竟使后來學他的山水畫家們望塵莫及,沒有人能達到他的高度、深度和廣度。當人們靜心冥思黃賓虹的畫,他畫上的筆墨符號無不緣自傳統中華文化,卻又與某家某派不盡相同,具象中寓抽象,全在內美和虛實之變。非外族文化影響之產物,卻又有融匯中外人類共同之美感,故博大而恒久。

晚年他妙悟獨造,直通自由王國,創造了山水畫渾厚華滋、平淡天真的畫風而彪炳20世紀中國畫壇。

概要言之,黃賓虹先生“愛國、崇藝、善學”,以“恒久之心”參悟內美,追求藝術真諦,歷盡一生,最終登上了20世紀中國畫的峰巔,為后之來者指出了一條通往未來的坦途。在近現代成功的畫家群里,黃賓虹是第一個從筆墨的深度演變成具有現代感的當之無愧的大師和思想者。

責任編輯:張茜楠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p3试机号码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