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名家】人月圓.悼張光兄
2019-09-17 10:04 來源:秦風周刊 作者:劉榮慶

timg (3)

張光兄2019年9月15日11時3分在西安交大二附院辭世。噩耗傳來,五內俱焚,即往明園吊唁。       八月中秋節落雨,桂花在風雨中飄灑滿地。坐在明園客廳與張光兄嫡妹說了前幾天見其最后一面的悲悽場景:原本約好兩個人要說我的長篇歷史小說《雙子星》結構的,還有為我《報人說報》寫序的事兒。不料進門坐在客廳,驀然間,他躺在床上起不來了。戴了吸氧機,說了幾句貼心話……120急救車來了,只能戀戀不舍告退。

timg (3)

記得上一次見他,正是中伏,西安的天,跟下火似的酷熱難耐。我與女兒劉靜進門一看,美籍著名攝影家楊一信正展開他的巨幅照片蘇繡《梁家河》,請張光鑒賞。有遠道客人,我與兄長只得插空說幾句家常。看罷幾幅楊一信巨幅彩照蘇繡,楊先生又提出要赴我家訪談。告別時,張光兄拄著拐杖,為我的女兒題詞:“厚德載物。”

劉靜說:“王伯伯贈的墨寶,千金難買。我會永遠自勉的。”        我的孫兒洋洋在清華大學數學系讀一年級放假回來,我攜了去明園看望。力真大姐還健在。老兩口見了洋洋,高興得合不攏嘴。他倆都喜歡孩子,問這問那,對孫輩兒所寄托的厚望,溢于言表。

回想長期與張光、劉力真伉儷的密切來往,點點滴滴生活畫面涌上心頭,一時卻不知從何說起。我走往留言簿前,淚眼模糊,提筆不由得寫了一行字:“張光兄與力真大姐團聚去了!”

timg (3)

大凡我寫他倆的回憶詩文,都寫“力真”大姐而不用“力貞”。因為,“真娃”是劉志丹將軍生前親口為愛女起的名字,希望她終生為追求真理而努力奮斗。“力貞”只是選他當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時,工作人員寫了別字。她當選了,有人祝賀。大姐說:“那是別人,我叫劉力真!”可選舉是莊嚴的大事,那里有全省人民代表莊重的選票。大姐尊重人民的選擇,她的名字從此也將錯就錯。2018年1月22日,我與王老九嫡孫王澎等去明園,請張光兄為陜西省農民詩歌學會和臨潼王老九詩社題寫刊名。他問我:“寫個什么刊名?”我說:“就叫農民詩刊吧!中國刊物很多,詩刊也不少,就是缺農民詩刊。”張光兄二話不說,鋪好紙,一揮而就:“農民詩刊。”他對農民,對土地,對農民詩人王老九,有著深厚的感情。在北京參加新聞界會議,同行讓他用關中話朗誦王老九的詩。他滿口答應,說:“我是臨潼人,是王老九的小鄉親。老漢到陜西日報社來,總會找我諞閑傳,說鄉俗。我就用地道的臨潼方言給大家朗誦王老九的《進西安》!”張光兄記性好,能將王老九的好多名篇倒背如流。他朗誦得有滋有味,深得王老九詩歌精髓與靈性,同行聽,一齊鼓起熱烈的掌聲。

記得我請他給毛主席與王老九握手銅塑題詞,他說:“寫什么?”我說:“寫你心中的王老九唄!”張光在書案不假索,利利落落大書:“農民詩圣王老九!”農民詩圣,多么崇高而恰切的評價啊!只有對王老九深知的人,才能說出如此動情的足可傳世百代的話。

記得力真大姐在世時,我寫的《一生最堪回首處,獻身報業筆唱歌—散記張光》一文,曾分十章在網絡廣為流傳。從明園返家后,依往事草成《人月圓•悼張光兄》

timg (3)

人月圓•悼張光兄                     

 (一)  八月十五雨如注,淚眼望月圓。桂花離枝點點灑地,香駐人間。   微信報我,兄長遠行,聚會仙山。力真大姐山巔招手,再敘前緣。                              

(二)人生知己只須一,笑里說情箋。猛士才女涌流延大,傳奇姻緣。    志丹權中,少年偶像,追根溯源。名將女許終身恁定?夢托金蘭。

(三) 《老百姓》報成酵母,窯洞成全。倚馬作文挎槍戍身,走北闖南。   不慕高官,不貪金錢,以民當天。實話實說坎坎坷坷,潔身為歡。

timg (3)

(四)交口史館揭幕時,同臺說風煙。臨潼黨史經手采風,故事連環。   兄長戀土,大姐歸宗,透露百年。鳳棲山最后輕輕吻,何須語言!                   

 (五)兄聽我寫《雙子星》,顏面如花綻。力真大姐敞開心肺,傾訴熬煎。    大姐題詞,兄長題詞,句句箴言。猛乍回首兄姐走了,失群雁單。                   

 (六)兩河入渭碑亭高,衛國公營盤。赫然一石簡括言語,還須細看。   白皮紅心,打虎弟兄,血脈相連。地下交通聯絡南北,聲動馬欄。

timg (3)

(七)   阿爺本辛亥元老,扛鍘刀造反。臨潼衙門座南向北,眨眼換天。    高唱狂歌,寅侯遺稿,肉雨血焰。救急東了西又燃眉,公推好漢!         

(八)   長安東關治麗澤,望斷中華天。京師議事敢擲頭顱,驚煞政壇。    裁軍先裁,去官先去,力竭心殫。客死西湖華山聚義,后昆情牽。


timg (3)

(美籍華人著名攝影家楊一信給張光先生和作者劉榮慶先生次女劉靜介紹他的巨幅蘇繡梁家河風貌。)

生為人杰國棟梁 ——悼張光先生             

文/邊江               

驚悉新華社西北總分社(陜西分社前身)老前輩、陜西日報原總編輯張光先生,因病醫治無效,于2019年9月15日上午仙逝,享年90歲。噩耗傳來,不勝悲痛,當日下午與單位領導前往先生家中吊唁。夜不能寐,思緒難平,成文數行,以志悼念。           

張王李趙家無雙,       

光榮門第美名揚。         

先烈劉志丹賢婿,           

生為人杰國棟梁。       

永葆戰士初衷腸,           

垂范業界是榜樣。           

不愧力貞好伴侶,     

朽英成泥亦芬芳。

timg (3)

注釋:

1、1929年11月24日,張光出生在陜西省臨潼縣交口鎮白楊樹寨子村,本名王鵬飛。他祖父是辛亥革命老人。戰爭年代他家有7人參加中國共產黨。當年為了革命,他父親改姓李,叔父改姓趙,他則改姓張。他的后輩才改回姓王。他曾笑著對人說:“我家張王李趙全有了。”

2、張光是革命先烈劉志丹的女婿。他1943年就進入邊區參加了革命,是一個堅定的共產黨人。

3、張光是我黨創辦的第一所綜合性大學(延安大學)新聞班的首期學員,1947年秋成為新華社西北總分社、《邊區群眾報》(當時為一套人馬、兩個牌子)記者,畢生從事黨的新聞宣傳工作,曾任新華社陜東支社社長、西北人民廣播電臺編輯部副主任、陜西人民出版社文教編輯組組長、《陜西農民報》主編、《陜西日報》黨委書記、總編輯,陜西省記協主席等。是全國優秀新聞工作者和獲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

4、張光與劉志丹的女兒劉力貞同年同月(1929年11月)生,1946年同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54年3月結婚,到2014年劉力貞同志仙逝,夫婦倆相濡以沫走過了60年。末句取“落英成泥亦芬芳”之意。張光先生千古!

 

責任編輯:張茜楠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p3试机号码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