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名品】《中秋帖》作為最重要回歸文物之一 暌別公眾十年后,本周亮相國家博物館
2019-09-16 14:52 來源:99ys.com

中秋團圓,游子歸家。提及中秋和歸家,中國書畫史上久負盛名的《中秋帖》如何能繞過。傳為王獻之所作的《中秋帖》,因卷首有“中秋”二字得名,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最早、最重要的回歸文物。今年9月17日起,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的“回歸之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歸成果展”上,《中秋帖》等中華人民共和國七十年來的主要回歸文物,將再度進入公眾視野。這距離它上一次在北京故宮博物院的亮相,已經過去整整十年。

1 神韻獨超、天姿特秀

“中秋”一詞最早見于《周禮》,《禮記·月令》上說:“仲秋之月養衰老,行糜粥飲食。”這個節日的起源有兩種說法:

一說因帝王祭祀,《禮記》曰“天子春朝日,秋夕月”,夕月就是祭月亮,說明早在春秋時代,帝王就已開始祭月拜月,后來這種做法傳到民間。另一說,取秋之“莊稼成熟曰秋”的意思,這時農民慶祝豐收,八月中的節日隨之而來。

中秋賞月雅事,最早由宮廷文人發起,早在魏晉樂府《子夜四十歌》中,就有一首《秋有月》寫道:“仰頭望明月,寄情千里光”。到了唐代, 賞月玩月已非常盛行。

在書畫方面,據資料顯示,目前已發現最早與之相關的,當數漢畫像石的四幅《嫦娥奔月》。而關于中秋的最著名書法作品,可能就是被乾隆皇帝列為“三希”之一的《中秋帖》了。乾隆評跋:神韻獨超、天姿特秀。

《中秋帖》,傳為晉王獻之書,紙本,手卷,縱27厘米,橫11.9厘米。它原為五行32字,后被割去二行,現僅存行書三行,共22字,釋文:“中秋不復不得相還爲即甚省如何然勝人何慶等大軍。”

2 釋文之意,至今眾說紛紜。

故宮資料顯示,《中秋帖》是《寶晉齋法帖》《十二月割帖》的不完全臨本,原帖在“中秋”之前還有“十二月割至不”六字。“帖用竹料紙書寫,這種紙東晉時尚制造不出,約到北宋時方出現。從行筆中可知,所用毛筆是柔軟的無心筆,而晉朝使用的是有心硬筆,吸水性較差,筆的提、按、轉折往往不能靈活自如,常出賊毫,如此帖那種豐潤圓熟、線條連貫、行氣貫通、瀟灑飄逸的效果是寫不出來的。”

清吳升《大觀錄》云:“此跡書法古厚,黑采氣韻鮮潤,但大似肥婢,雖非鉤填,恐是宋人臨仿。”所以現在大多認為墨跡《中秋帖》是宋代米芾所摹寫的,但盡管如此,此帖依然是大家風范、藝壇至寶。

它作為一件臨作,既在某些方面體現了王獻之的書法特點,也在一定程度上透露了米芾樣式的趣味。與王羲之的古典靈動相比,王獻之的書法更加雄邁縱橫,“連貫縱引”,字與字之間的連處極多、關聯順暢,“一筆書”的特征表露無遺,正如米芾所說的“大令《十二月帖》,運筆如火箸畫灰,連屬無端末,如不經意,所謂一筆書,天下子敬第一帖也”。

在字的結構方面,對比同藏于故宮的王獻之《行書東山松帖頁》,能看出其正如元代書家袁裒所說“大令用筆外拓而開廓,故散朗而多姿”,這和《中秋帖》所見頗有區別。《中秋帖》縱貫一氣如飛瀑直下,與米芾的結字特征“緊峭險峻,多呈縱勢”更為契合。

3 流落民間,重金收回

這件國寶,曾經歷過一段坎坷的流失和回歸之路。

昔日,《中秋帖》曾入宋內府,后為南宋賈似道所藏,又為明代項元汴所藏,項氏稱此跡為《十二月帖》,而非《中秋帖》之名。到了明代董其昌,亦有鑒藏之。清乾隆時,《中秋帖》被收入內府,與《快雪時晴帖》《伯遠帖》號為“三希”。當時,國力強盛,天下太平,乾隆盡收九州珍密,這“三希”便是珍中之珍。

原臺北故宮博物院副院長莊嚴先生(1924-1980)文章顯示,他與“三希”曾有一段緣分——自乾隆后,世易時移,歷代帝王對翰墨的喜愛也日漸衰敗,到了民國初年,為了繼續維持奢靡的生活,宮中上下都偷著把國之珍寶運出去典賣。“‘三希帖’中的中秋、伯遠二帖,也在那時流出宮外,據說是瑾妃盜賣出宮的。當時北平的大古董鋪,都聚集在正陽門外的琉璃廠,由于三希帖名氣太大,尤以快雪為最,是故瑾妃只敢私下偷取中秋、伯遠二帖,遣人送至后門外的小古董鋪——品古齋脫售,后來流入當時住在北平的大收藏家郭葆昌先生之手。”

郭葆昌,號世五,河北定興縣人,是袁世凱當勢時跟前的親信,官拜九江關稅監督,曾被聘為故宮博物院專門委員會瓷器部門的委員。

莊嚴先生回憶,“1924年宣統出宮,我便進入故宮博物院工作。1933年,階升為古物館科長。由于當時北方局勢日漸吃緊,當局惟恐爆發戰事,于是便將文物南遷。第一批由我與同仁負責押運,臨行前,郭世五先生特別邀請馬院長及古物館館長徐鴻寶(森玉)先生和我到他家吃飯……飯后取出他所珍藏的翰墨珍玩,供大家觀賞,其中赫然有中秋、伯遠二帖。三希帖為人間至寶,人世間眾生蕓蕓,幾人能有機緣親臨目睹一面,而他個人居然獨擁其二,實在值得自負。”

莊嚴先生說,當時郭先生曾當著兒子郭昭俊和客人的面說,他百年后要把這二帖“無條件地歸還故宮”。莊嚴始終牢牢記著這句話。1949年,郭昭俊曾經“舊事重提”,但因為一些原因有關方面“無力顧及于此”,所以《中秋帖》輾轉到了香港。

直到1951年,在國家領導人的親自關懷下,有關部門終于以重金收回,珍藏在了北京故宮博物院。這一名帖也因之成為新中國成立以來最早和最重要的回歸文物。

4 回歸之路,全景呈現

70年回溯,中華民族從屈辱危亡走向偉大復興的歷史腳步,成就了流失文物從顛沛散失到盛世重光的命運變遷。

“晚清以降,列強東顧,國力衰微,大量珍貴文物慘遭劫掠、倒賣、走私。彼時散去,那每一件文物所擔負的都是時代之重、民族之殤。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伊始,中央人民政府建章立制、嚴控國門,迅速扭轉珍貴文物流失局面;改革開放以來,實踐創新,合作共贏,摸索探尋文物回歸可行路徑;進入新時代,布局謀篇,大國外交,拓展塑造文物追索返還新格局。70年不懈努力,黨和政府成功促成300余批次、14萬余件流失文物回歸。”

這是即將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行的“回歸之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歸成果展”序言。此次展覽,從13個省市、18家文博單位的600余件參展回歸文物中,精心挑選呈現25個最具代表性的回歸案例,是中國首次對流失文物追索返還工作成就進行全景式展覽。

一大批重磅文物將集中亮相,除了命運波折的《中秋帖》,還有大名鼎鼎的伯遠帖、五牛圖卷、圓明園獸首、秦公晉侯青銅器、青銅虎鎣、王處直墓浮雕、龍門石窟佛像等。最新回流的曾伯克父青銅組器也將在該展上“首秀”。

25個案例,每個案例都匯聚著中華兒女拳拳愛國之心,凝結著一代又一代文物守護者的心血與努力,也蘊含著許多精彩曲折、不為人知的故事。

這些故事都有一個團圓的收梢。

 

責任編輯:張茜楠

(原標題:《中秋帖》作為最重要回歸文物之一 暌別公眾十年后,本周亮相國家博物館)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p3试机号码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