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名家】馬明宸:“師者白石”齊白石的知名弟子
2019-09-16 10:23

摘要:齊白石作為一代藝術宗師,自他居京并在20年代畫名大顯之后,登門拜師以及拜訪求教者自然不少,他們以門人弟子、畫友知己的身份與齊白石交游。這些人來自不同的領域。其中有書畫家如盧光照、徐麟廬等,也有梨園藝術家梅蘭芳、新風霞,還有一些政界的人物甚至僧人,亦有女弟子胡潔青、郁風、郭秀儀等,其他以師友關系相處和…

齊白石作為一代藝術宗師,自他居京并在20年代畫名大顯之后,登門拜師以及拜訪求教者自然不少,他們以門人弟子、畫友知己的身份與齊白石交游。這些人來自不同的領域。其中有書畫家如盧光照、徐麟廬等,也有梨園藝術家梅蘭芳、新風霞,還有一些政界的人物甚至僧人,亦有女弟子胡潔青、郁風、郭秀儀等,其他以師友關系相處和私淑弟子追隨者的更是不計其數。齊白石刻印稱自己“三千門客趙吳無”,意即趙之謙和吳昌碩的門人弟子也比不上他的多。然而正像孔子的三千弟子賢者只有七十二個一樣,齊白石的弟子也并非人人聞名,在書畫界影響最大的,要數李苦禪、李可染和王雪濤三人了。三個人中李苦禪和王雪濤主攻花鳥畫,李可染則以山水畫名家,他們成為繼齊白石后在新中國乃至新時期產生了重大影響的大師高足,為齊白石的藝術傳承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5uYyMKiRV6gqICyMCZcCA5lQ35OP0rRb2CLOgpzn.jpg

MqO2Pw1BEfgVwMUZdTjl5I6tfVFBmUviHZAn07O3.jpg

齊白石和李苦禪

三人之中李苦禪拜師齊門最早, 1922年李苦禪考入國立北京美術學校,也就是后來的北平藝專,開始了他正規的學院美術教育訓練,但是李苦禪的藝術師承在接受正規學院美術教育的同時他沒有放棄師徒式學習,學習西畫的同時他又傾心于國畫,所以想拜師學藝。考慮到傳統的“四王”一派陳陳相因、毫無生氣,他決意尋求一位傳統領域富于革新精神的師父學畫,這時他選擇了齊白石。1923年李苦禪以陌生后學身份直接造訪齊白石并提出拜師,齊白石欣然接納。此時齊白石在京華的畫名還不甚顯著,但是李苦禪重實而輕名,齊白石也待他為知音。在贈李苦禪的詩中齊白石題到“余初來京師時絕無人知,陳師曾名聲噪噪,獨英也(李苦禪)欲從余游”。了解到李苦禪的生活困境,齊白石堅持不收見面禮與學費,還經常留李苦禪吃飯、送些畫具。

irCKnSnJcCEj9cmyEeKoELi70DKjCCkLleZmB4TF.jpg

松鷹圖 李苦禪

從此李苦禪便一邊在學校學習西畫,一邊隨白石老人學習國畫。李苦禪學畫勤勉恭敬,深得白石老人喜愛,老師作畫他就在旁邊細心觀看、揣摩、體會畫法筆意,齊白石每畫完一張都與李苦禪談談技法與感受,大師的言傳身教讓李苦禪的畫藝大進。李苦禪追隨齊白石學畫并不蹈襲老師的形跡,而是學習他的創造思想與方法,在具體作品風格面貌上與老師拉開很大的差異,對此齊白石很是贊賞,他說“學我者生、似我者死”,稱贊李苦禪說“人也學我手、英也(李苦禪)奪我心”,意即李苦禪學畫直接繼承了他的創造精神。1924年齊白石贈詩李苦禪:“深恥臨摹夸世人,閑花野草寫來真。能將有法為無法,方許龍眠作替人”。將弟子李苦禪比作宋代李公麟畫師的“化身”,以資鼓勵。1928年齊白石又預言“苦禪仁弟畫筆及思想將起余輩,尚不倒戈,其人品之高即可知矣!”。李苦禪向白石老人學習繪畫的同時更受他的人品熏陶,白石老人的勤勉低調影響了李苦禪的一生。1957年9月16日齊白石大師逝世之后,李苦禪接過中國大寫意花鳥畫創新的大旗,將其在二十世紀后期發揚光大,他們成為二十世紀中國花鳥畫史上的兩座豐碑。

NTGMCBxGNjxSvJkmE3rlRfCLwycuj0UsxjNUsbtL.jpg

王雪濤

5BaoiHKIM7j6QzEGvvjqu3JrCtaOhVUCiSuG5ZX1.jpg

齊白石為王雪濤畫集題字

Dxd4EQeevmUZIZE3sRGoZNoH3fgNITwaCZ9T0JFK.jpg

牡丹雙蝶 王雪濤

王雪濤也于1923年拜齊白石為師,他原名王世軍,齊白石欣賞其才華,為其改名為雪濤,三四十年代王雪濤與齊白石交往甚密,王雪濤結婚、辦展,齊白石均有書畫贈送,為王雪濤題寫齋館名“藕華樓”、“瓦壺齋”并贈印,后王雪濤出版畫集,齊白石為其題字“藍已青矣”、“奪造化窋”,稱贊王雪濤的藝術。新中國成立后王雪濤與齊白石等人合作繪畫《普天同慶》贈送毛澤東。進入新時期,王雪濤出任北京畫院院長,成為花鳥畫革新的一面旗幟,是新時期弘揚齊派藝術的一位重要藝術家。王雪濤的花鳥畫在繼承前人筆墨的基礎上更注重寫實與寫生,借鑒西畫造型方法,克服了傳統花鳥畫造型上的偏失,大膽使用重彩,他的藝術成為及齊白石之后花鳥畫創新的奇葩。

IhdWoeaz3mWbLLpPbCWOkSehBA7q3oC8eiY7SeYE.jpg

齊白石和李可染

M2hBSra4dhwP55SCHPvhUdL6nj9ONDzUZlZO0TlS.jpg

漓江山水天下無 李可染

相比之下李可染拜師齊門比較晚,1946年徐悲鴻主持北平美術學校教務,他匯聚自己的畫友弟子執教,此時尚在大后方的李可染同時接到北平和杭州兩個國立藝專的教學聘書,考慮到自己心儀已久的齊白石與黃賓虹兩位大師均在北平,他毅然選擇了北京國立藝專。1947年李可染經徐悲鴻引薦拜訪齊白石并提出拜師,可是李可染提出拜師請求后一直沒有再訪,他想籌備些重禮再拜。齊白石卻等不及了,令四子齊子如前往問詢,李可染道出個中緣由,齊白石說不必,于是令李可染與子如一齊行拜師禮。此后齊白石多次為李可染刻印并贈送名貴印泥,其中一方印刻一“李”字,字的旁邊還有一個小圓點,李可染不明何意,白石老人告訴他說意指李可染的旁邊有一顆珍珠,意指可染夫人鄒佩珠,可見老人的智慧與二人情感。新中國成立后李可染轉向了山水畫并終成大家,直到進入新時期以后,李可染的創作重才又以牧牛小品的形式向花鳥畫回歸。但是李可染從齊白石那里學到了很重要的東西,在拜師齊門之前,李可染的繪畫以人物為主,線條比較飄逸,畫得也比較快,齊白石說自己也喜歡寫意畫,但是也一直在練習楷書,就是說他的畫畫得很慢,線條就很沉著。此后李可染的用筆才慢下來,在山水畫中出現了金鐵煙云的氣概,在牧牛畫系列作品中更可看出齊白石的影響。

責任編輯:張茜楠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p3试机号码30期